VDMA

CHINA 2017

Best of Germany 2014 - Mining Equipment and Mining Technology

Issue link: https://vdma.epubxp.com/i/887523

Contents of this Issue

Navigation

Page 27 of 43

VDMA 26 德国矿业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增刊 • 2017 凭借其在三维空间中的导航能力,伯曼最近安装了一个3公里长的管道输送机,可以将矿石运到秘鲁卡亚俄港口。 和输送的项目(IPCP),这种新型的回转破碎机重量 工厂的大型项目。Drescher说:"安装后,无齿轮式 输送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移动破碎装置之一。" 当蒂森克虏伯开始开发63-130时,他们期待着积极 的反馈,因为它为装置设计开辟了新的可能性。Dre- scher说:"我们可以在这些模块化装置中选择从75到 130的破碎机。这给了我们很大的灵活性,可以快速响 应客户的要求。" 今天市场上许多有竞争力的小型回转式破碎机正在 使用混凝土地基。其他制造商不太关心不平衡力量的 作用,但蒂森克虏伯对它们非常了解,因为他们使用 D r e s c h e r说:"这就是我们拥有巨大优势的地 方。旋转破碎机的高效运行延长了这些半移动装置 的寿命。对于130,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让设备变得 更大、拥有更强的动力,还要有效地减少弹性元件 的载荷。" 半固定式安装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范围的混凝土 工程,并允许大型模块的预组装,从而降低了初始成 本。Drescher说:"此外,这些系 提供了在挖掘之后 将破碎设备搬迁到矿山内的选择,并减少卡车车队及 其涉及的费用。这可能是许多项目的决定性因素。" 在过去十年中,大多数蒂森克虏伯的地下破碎装置 森克虏伯的分体式外壳设计以减少部件尺寸和运输重 司也看到了数量的增长。 Drescher说:"如今,根据加工工厂的原料生产 能力和需求量越来越多的煤矿都倾向多功能破碎工 厂。这种做法使我们在OEM系 供应商中的地位更加 多样化。" 在保证一定技术水平基础上,蒂森克虏伯已经设 法优化价格,以便能够在标准机器业务竞争中具有优 势。Drescher说:"我们正在与当地市场和经销商直 接合作,这与"定制"采矿业务是截然不同的。这是 Jabs解释说,为采矿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是该公 司DNA的一部分。Jabs说:"这就是我们的方式。但 现在蒂森克虏伯正试图将DNA转移到大众矿业市场。 一些较小的圆锥破碎机和其他项目可作为商品出售" 。在过去,这种定制的理念阻碍了公司在这些市场上 的竞争。 Drescher说:"我们团队现在致力于为市场服务。 当地的业务部门很快就采取了行动,可以使我们更接 近客户并可以迅速提供服务。" 用研磨技术填补缺口 利用业务领域内的专业知识,蒂森克虏伯公司可以给 矿山提供系 设计,将磷酸盐和肥料从矿坑运到港 口。蒂森克虏伯公司研磨技术部门的负责人乌伊•沙恩 说:"和我们在多特蒙德一起设计肥料工厂的同事一 起工作,蒂森克虏伯可以设计整个选矿过程,以及船 舶装载过程。目前我们正在研究北非的几个项目。" 磷酸盐可以作为矿石(光石)或液体(磷酸)出 口。印度进口了许多光石;其他目地区,如巴西,则 进口磷酸。 蒂森克虏伯一直在研究精细研磨作为减少水和能源 消耗的一种方法(参见矿物加工,第32页)。利用在 干旱地区进行磷酸盐研磨的经验,该公司相信这种方 法可以充分为其他金属回收工厂节省资源。他们最近 收到了沙特阿拉伯马鞍山的订单,在非常干燥地区内 的化肥厂安装破碎和干磨设备。Schuh说"这将是磷酸 盐矿石的第一个在HPGR的应用。他们的水资源有限, 设备的安装将在2017年第一季度进行。" 关系着产品的服务。Jabs说:"我们在智利的服务中 心是为了支持HPGR翻新而开发的。然而,今天,它却 成为了一个用于设备重建的设施。我们最近有一辆铲 车在准备改造。我们提供的服务没有限制。"该公司 同时指出其服务中心位于珀斯和约翰内斯堡附近。 减少或取消货车 蒂森克虏伯的采矿技术业务部门继续开发取消或减少 卡车使用的解决方案。Jabs说:"当我们与矿业客户 讨论新项目时,他们首先要评估的是是否有可能在采 矿和运输矿石时不使用卡车,这是几年前的一个重大 思想转变。运输油砂的客户也开始调研新矿开发时不 使用卡车的可行性。是否可行还有待观察,但至少他 动破碎站的要求。" 输送系 是所有这些技术的支撑。Jabs说:"我们 续巩固我们的地位。2016年,蒂森克虏伯收购了丹佛 的陆路运输公司,引进了更多的运输机专家。" 该公司仍在为陡角输送改善提供解决方案。Jabs说 :"现在,我们看到Megapipe陡角运输的巨大潜力。 试和原型制作方面做出了重大投资。我们进行了很多 除此之外,Jabs还解释说,蒂森克虏伯总是在寻 上,我们有一些很好的想法,但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来 弥补差距。想象与现实的差距是两个极端。Megapipe

Articles in this issue

view archives of VDMA - CHINA 2017